冬天去游泳池,大多數的泳客是老人。
非假日的早晨近午時分,偌大的30x20泳池可能只有我一人在游,有種自在呼吸的感覺,很開心,不知不覺就會把預定的里程數游完。


因為游泳池的設備不錯,有中藥池可以泡,更衣室裡有蒸氣室和烤箱,老人們很喜歡辦年會員天天來這裡洗澡spa兼聊天,偶爾覺得自己這麼年輕的面孔出現是件怪事!
沖完澡一邊擦乳液,一邊無心聽著她們的對話,不外乎是柴米油鹽醬醋茶。下禮拜中元普渡要準備拜拜,兒子媳婦怎麼樣怎麼樣,老公小孩怎麼樣怎麼樣,等下要上菜市場買菜,摻雜幾句健康話題等等。


我沒有戴眼鏡,近視一千度看不清她們的身材。上了年紀的婦女乳房下垂生過小孩有小腹,還有大腿的橘皮組織等等,其實能出門來游泳池運動的都還算健康了,肥胖或者身材走樣就別計較那麼多,他們已經不是青春少女沒有被物化的困擾。只是那很清楚地告訴我,何謂歲月。


突然想起過世的奶奶,那時候全家人輪流守在醫院病房的幾年,以及頭髮不斷斑白的叔父輩,老的意涵在我腦海裡形成一副鮮明的畫面。難以言喻的淡然和憂傷,當我們面對死亡和蒼老這個課題。


每去一回泳池,對這個問號的想法不知不覺總是被潛移默化了一些。
創作者介紹

練習

fleu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