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看鐘文音的三城三戀,一城就是在記墨西哥,Frida的故鄉。而最近看了電影“揮灑烈愛“,拍的挺不錯,導演用的手法很特別。
Frida一生可以用傳奇來形容,性格決定她的愛情,車禍意外改變她的未來,愛情也造就她的成就。

Frida的愛驚心動魄。無論Diego怎麼樣的外遇傷害她,她都那麼強烈地愛著,因為兩個人的生命早已糾結在一起,Diego是她的一部份。不是不曾想要警告Diego,同時具有雌性與雄性的吸引力的Frida,是個極具魅力的雙性戀,只要她願意,男人女人都可以倒在她的墨西哥長裙下吻她那顛簸的腳。而後她沈痛地明白,無論用再多的肉體歡愉當作一種警告,Diego不會因此戒掉自己的性慾,關係已經被破壞,Frida卻無法在別的男人的懷裡忘記他。在巴黎,雖然她受到至高的待遇,但是親愛的Diego不在她身邊,什麼都顯得無味,她只能在咖啡廳裡一張張一頁頁的書寫給Diego。

或許這樣的愛是命運,寫在血液裡,他們註定是天生一對,互相折磨的伴侶。

如果有機會,Frida,妳可以重新決定妳的愛情,妳會選擇一個對妳好,對妳死心塌地崇拜至極的男人嗎?
我隱隱約約的知道妳不會。因為妳只決定妳要愛誰,而不是要別人愛妳。
但是人不偉大,沒有人是神,可以博愛而且不佔有。至極的愛相對地要求最忠誠的回報,所以沒有幾個男人承接的起。收的下的,能夠遇見,是修來的福氣。這種閃耀如鑽石般的光輝太刺眼,凡人無法直視,大多選擇逃避。

可是這樣錯了嗎?這樣錯了嗎?愛哪裡不對了?我哪裡有問題了?
問題不在愛,問題在愛的對象。可是如果不是Diego,不是那個人,絕對不會有這樣的火花。
就算離了婚,形式的終結不代表實質內涵的消退。

愛是一棵樹,生長在心田,越茂盛越貪婪的吸取著養分,直到嫉妒將理智焚燒殆盡,遍地灰屑。就算心已死去,樹也已形成自己的一個生命循環,在體內衝撞奔流,全然不顧寄主的狀態。想必Frida是明白了這一點,誠實地面對自己選擇但已無法控制收回的愛情,勇敢地接受它所帶來的苦痛。

Frida一生都在受苦。她說,她已經習慣受苦了。這是一種自嘲,卻更是真實無誤的自我描述。
受苦歸受苦,習慣歸習慣,可是發作的當下,永遠都會痛到想要尖叫,哀號不能避免。痛楚並未隨著年歲流逝而稍稍褪了色,而韶華的離去留了空間給病痛進駐,一次又一次手術把她的軀體弄的支離破碎。
“生命這樣艱難,但,品嚐它。“
她學會坦然面對,喝著烈酒叼著煙,對自己要承受的磨難冷眼。唯一會陷溺在這困境裡的只有自己,不能希冀別人明白。所以她和自己對談,透過一張張的畫作為記錄。唯有如此,才能訓練自己繼續奮鬥的力道,她的畫她的服裝,都是最好的拐杖,讓她能夠在世間行走自若。

誠實是她最大的優點,直率地流露出對生命不屈不撓的態度。說穿了,生命的熱情不用與生俱來,只要歷經足夠的跌宕,本能的反應就會激發出那些熱度。Frida了解這事實,所以從不取悅誰,她只做她自己,從事命運給她安排的任務她不媚俗。一個人不忠於自己,而行走在他人的影子之下,就算有成就也不會長存。
在離婚後,她只剩下自己和自己的愛情,那樣的赤裸而孤單。生命有太多孤獨的時刻,尤其是愛人不在身邊的那些夜裡。
她凝視自己,武裝盡褪,滿是傷痕。坐在單人沙發上,她是自己世界裡唯一的君王,只她一人看見那愛情綻放。在畫作裡發洩完,她又華麗地裝扮自己,慎重地捍衛自己的尊嚴。人可以示弱,這過程卻不能讓任何人看見,這是生命的幽閉。

可是看見從那黑暗死亡裡走出來的她,又是那麼璀璨,晚如在天空飛舞,展著熠熠翅膀的蝴蝶。誰會記得那些痛?那些痛都已經被她淬練成結晶,眾人不會明白她的痛,只會震懾於她的美。



不要忘了,美和愛的背後,是痛。就像玫瑰,嬌弱妖豔的花瓣是讓滿佈著刺的莖幹給撐起。

天下最偉大的愛情,是成全妳愛的人,但我想不包括讓他不忠。


(頭痛了,改天再修。)
創作者介紹

練習

fleu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