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Rain的人一定要看喔!
這部片把精神病患們拍成了浪漫的可人兒,顯現人性可愛的一面。


Rain在片中罹患反社會人格與精神分裂症,他15歲時媽媽離家出走,只打給他一通電話要他記得刷牙,然後便消失無蹤,這讓他感到非常恐懼不安,隨時擔心自己未來老了會消失成一個點。因為具有被別人忽略看不見的特點,20歲學習當一個電工技師的時候當起了小偷,後來被逮捕入獄。
在療養院裡頭他仍然是一個小偷,他偷走其他病患的打桌球技巧、倒退走的能力、同情心......
而且他老是帶著面具,因為他覺得沒有帶面具,別人就看不見他了。


女主角詠君因為幻想自己是一個機器人而住院。因為機器人不需要進食,用餐時間她的午餐都給了王小美,自己則拿出家裡帶來的便當盒,裡面滿滿的電池是她的能量來源。
晚上入睡前,她會坐在並床上聽收音機,裡面傳出聲音指示她:作為一個機器人,不可以有下列的情緒,心動、難過、猶豫、妄想、同情......所以她請求Rain偷走她的同情心。為了對付的白衣人,為了要替奶奶報仇,不能夠想到白衣人是不是也有奶奶....她會走近櫃台,幻想自己的手指頭就是機關槍,砰砰砰砰砰砰差死所有的醫療人員。
奶奶和詠君很好,奶奶喜歡聽詠君做的收音機,一邊啃著蘿蔔,有天媽媽阿姨姨丈實在受不了了奶奶身上的蘿蔔味,把奶奶送進療養院,她過不久就死了......
詠君偶爾會看到奶奶,但是她聽不清楚奶奶說的“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她覺得很痛苦。存在是為了什麼呢?


詠君因為長期沒有吃東西昏倒了。她的大眼睛無神的睜著,嘴唇發紫。給她電擊治療沒有用,吃什麼吐什麼,只能用鼻胃管餵食。Rain看到住在靜養室的詠君很心疼,怎麼可以把她關在那裡呢?
Rain決定幫詠君做一個能量轉換機,食物的能量可以藉由這個機器變成電能。他在詠君的背上畫了一個門,告訴詠君要幫她把機器裝進去了......
隔天,Rain帶詠君到餐廳吃飯,他給詠君一步一步下指示,從拿起湯匙、舀飯、送進嘴巴裡、咀嚼、吞嚥.....詠君很害怕,萬一機器不會運作怎麼辦?萬一機器明天就不動了怎麼辦?Rain給了她一張名片,告訴她他會幫她維修一輩子......(哎,太浪漫了啦>///////<)全餐廳的病患都鼓起了掌!




看完這部片讓我想起很多事情。從大二上修的變態心理學到之前看的“打開史金納的箱子“。有一個心理學家David Rosehan為了考驗心理醫師診斷的精神病患是否真的是精神病患,自己也裝瘋賣傻到精神病院受診,結果他如期地被判斷有偏執型精神分裂症paranoid schizophrenia。

這個實驗備受爭議,因為他挑戰了醫生的專業能力,動搖了精神科醫師的權威。心理學家可以假裝自己是精神病患,演員也可以扮演這樣的角色,在地上蹦蹦跳,在床上摩擦自己的雙腳以為這樣就會起飛......所謂的精神病患和正常人的界線在哪裡?有那麼清楚可分嗎?


有一陣子流行看24個比利、第五位莎莉,我想問的是,除了內容好看以外,是不是讀者們會因為看了這些書而對精神病患們多了一些理解與尊重,所謂的"empathy"。精神病患是人,只是他們看見的世界,表達的方式和一般的常態不同。

從小的教育,父母要我們別和陌生人說話,講話奇怪的小朋友會被排擠,生活在即端正常的人群裡,和朋友的不同大概不會超過半個標準差。這樣的環境裡怎麼會看見那些活在社會邊緣,和我們相距三個標準差以上的人呢?你怎們知道他們就一定是壞人呢?他們也許很怪,但是他們很善良,也會害怕受傷。

能不能,對這個世界上被我們認定為奇怪的人溫柔一點?我常常也覺得我是被外界認為是奇怪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eurr 的頭像
fleurr

練習

fleur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