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二分之一,這部電影很有趣,是故事中有故事,像俄羅斯娃娃那樣。
而敘事的手法穿插著主角的真實與幻想,現在與過去,就像我們的大腦總是在外在世界與內在宇宙裡切換著思考(對不起阿,最近念太多大腦了....)


主角Guido就是費里尼本人的化身,據說他拍這部片的時候就像電影裡演的一樣,遇到director block,而在這部片之前他拍了七又二分之一片,所以乾脆替這部片取名為八又二分之一。
(誠心希望費里尼和他的太太不是像電影裡演的一樣....)


You see, what stands out at a first reading is the lack of a central issue or a philosophical stance. That makes the film a chain of gratuitous episodes which may even be amusing in their ambivalent realism. You wonder, what is thedirector really trying to do? Make us think? Scare us? That ploy betrays a basic lack of poetic inspiration.
這是導演遇到的瓶頸。


Guido陷在自己童年的記憶和現實生活裡婚姻生活的觸礁,把這些情節想要搬上大螢幕,找了一堆試鏡,妻子Lucia卻在看試鏡的時候醒悟,對著他說,“我不會再回頭了,下地獄吧!!“
試鏡的每一幕都那麼真實,都是情人與他的對話,妻子與他的溝通不良,這些他都知道卻沒有能力處理,所以妻子對他說“你說謊的那麼自然“。


他的幻想是,所有的跟他有關的女人都能和平相處,妻子情人女演員,大家和樂融融的活在他小時候的家裡,就真的和他小時候一樣,母親和阿姨會把他丟到大澡盆裡洗紅酒澡,然後再把他用毛巾包起來抱回床上。他只是個孩子。


回到現實面,電影要開拍,他的構思是一個男人周旋在妻子與情人間感到困惑,然後向天主教求助,最後得到救贖的過程。
老闆押著他去太空船造景處辦記者會。
記者問了很多尖銳的問題,
“你這部電影到底內容是什麼?“
“你贊成離婚嗎?“
“你這部片子有宗教意涵嗎?你贊成義大利的天主教嗎?“
他不知道怎麼回答,一溜煙躲到桌子底下,拿出手槍自盡了。(這應該是幻想)


在Guido的幻想裡,有個女孩會在噴泉處拯救他。
但是在現實裡,那個女孩叫做Claudia,他們一起開車到了他理想的地方,卻沒有得到拯救。
Claudia: I don't understand. He meets a girl that can give him a new life and he pushes her away?
Guido: Because he no longer believes in it.
Claudia: Because he doesn't know how to love.
Guido: Because it isn't true that a woman can change a man.
Claudia: Because he doesn't know how to love.
Guido: And above all because I don't feel like telling another pile of lies.
Claudia: Because he doesn't know how to love.

“那是因為他不懂得怎麼去愛“,Claudia用這一句回答他所有問題。




------------------------------------------------------------------------------

這部片要討論的議題應該挺多的,畢竟是導演自己的某一面性格呈現,剛剛我查資料,費里尼是個擁護Jung的支持者。(也有人說是Freud....)


這種片子的深度不在特效寫實,而是一個導演將自己對人生、世界的問題,拋出來給觀眾,並以他的角度呈現自己的思想脈絡,很有趣呢。


http://big5.southcn.com/gate/big5/www.southcn.com/ent/zhuanti2/fellini/news/
200304300875.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eurr 的頭像
fleurr

練習

fleur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